当前位置:首码网 > 今日头条 > 正文

首码网:2022年,灵活就业将是普通人抵抗风险的重要机会

02-19 首码网

春节假期结束后,开工模式重启,就业相关的话题再获关注。就在前几天,国家统计局刚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年底,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,在全国7.5亿就业人口中,占比已接近三分之一。

一时间,各界对灵活就业的探讨无数,褒贬不一。但难以否认的是,灵活就业,正在成为中国劳动力市场的一种重要就业形态。

随后,饿了么发布的《2020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》佐证了这一观点,在调研中,四成骑士表示有本职工作,超两成在其他外卖平台从事配送工作。

不可否认,以饿了么 、美团为代表的企业为大众提供了灵活就业的平台,众多勤劳的普通劳动者在拥有更多灵活自由的职业选择同时,也能增加收入。

进入2022年,中国经济稳中向好,但不确定性仍居多。在此趋势下,灵活就业是否会成为一种新的趋势?而灵活就业又会对人才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呢?

什么是灵活就业

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首先要明确灵活就业的定义。

和很多人的第一理解不同,灵活就业并不等同待业和失业,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打零工。随着数字化经济、新业态的发展,灵活就业的内涵和外延不断被改写。

比如,在光明网的报道里,就将灵活就业定义为一种新的就业趋势和就业渠道。相对于那些长期稳定的就业,灵活就业的人可以随时做、也可以随时走,对于企业来说用谁、如何用、用多久也都比较灵活。

在当前超2亿规模的灵活就业群体中,一些传统职业比如建筑工人、小商贩,和一些新兴职业如外卖骑手、文案策划、直播主播、电商运营等都可以属于灵活就业人员。

来自广西玉林的甘玉汉今年已经30岁,他自从成年后就来到深圳的富士康工作,目前工龄已超过十年。但甘玉汉的老婆孩子都在老家,家里的三个孩子,分别是8岁、6岁、4岁,老婆全职在老家带孩子,全家的收入基本都靠甘玉汉一人,随着孩子逐渐长大,三个孩子的教育也成了一笔不小的开销。

受到身边同事的影响,甘玉汉开始尝试兼职外卖跑单增加收入,去年9月份开始,他同时在美团兼职跑单送外卖。由于两班倒的工作性质,甘玉汉每天跑单的时间在4个小时左右,一个月能增加3500左右的收入。

”下班本身就没什么事情,除了玩游戏,看电视,没别的,你还不如去跑下外卖,长下见识,也还可以赚点钱,这也是一种收入嘛。”甘玉汉在采访中表示道。

除去收入方面的考虑,兼职跑单的过程也是甘玉汉释放工作压力的一种方式。“跑单过程中,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配送,有问题上报异常,路上注意安全,其他都没什么问题,很轻松就可以跑,不用考虑很多。”

像甘玉汉这样的灵活就业人员并不是个例。根据饿了么近日发布的《蓝骑手发展与保障报告》显示,超过四成受访者希望一边跑单作为过渡,一边寻找留在城市的其他机会。而外卖平台也为这样的灵活就业者提供了一些基础保障和晋升机制。比如,在报告中,饿了么提到,为了提升“网约配送员”的职业化成长,饿了么建立了安全、技能、服务三方面的能力模型,随着骑士配送能力提升,将迎来不同的职业发展阶段。

因此,在灵活就业的过程中,将骑手发展成为本职工作的也大有人在。从这个角度讲,外卖平台也为企业发展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了一个新的借鉴思路。

为何会有灵活就业?

在详细了解了当前灵活就业的概念,我们发现,灵活就业并非是洪水猛兽。那么,灵活就业为何会发展成当前的形式呢?

从宏观的角度看,一部分原因是疫情所致。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之下,国内的各行各业的变幻莫测,一些原本稳定的服务群体被迫成为“机动”组。而也是在这样的形式下,一种新经济也随之出现。在数字技术的驱动下,供需双方通过数字平台即可实现有效对接,企业的用工模式变得更加灵活,新的就业市场也随之形成。

在这个新的就业市场中,劳动者准入的门槛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,并且在劳动时间及其他约束等方面都有了更大的选择权。

而从个人的职业角度看,灵活就业也更适合年轻人的需求。对于95后而言,在进行职业选择时,与上一代和上上代有着极大的不同,除了薪资水平外,他们更注重工作的职业发展潜力、与自身兴趣爱好的匹配程度、职业自由度和舒适度、职业带来的自尊心和成就感等。“自由”变得更加重要。

此外,灵活就业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个人收入,实现利益最大化,在当前的形式下进一步抵抗风险。

同样在深圳,来自江西的胡军是一名工厂厂长,但在工作之余,胡军尝试了不同类型的兼职工作,以增加收入,补贴家用。早在2019年短视频、直播最火热的时候,胡军就凭借着自己对短视频的兴趣,入驻了火山小视频,拍摄一些同事之间的趣事、家人之间的小故事,获得不少关注,靠着短视频、直播,胡军获得了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2020年初,胡军还开始玩抖音,账号”搞笑军哥“中,时不时地活跃着他的身影。2020年7月开始,胡军开始了兼职跑单送外卖。据胡军所称,目前利用下班时间跑单送外卖,能够让他每月额外增加30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“其实送外卖也是放松自己、释放压力很重要的途径”,胡军表示,自己平时管理团队的压力较大,尤其是产品出现故障和问题的时候,送外卖更加灵活自由,骑车穿梭在深圳的大街小巷,“就会觉得有些事儿没那么重要了。”

胡军的故事也代表着深圳不少上班族的生活现状。在本职工作之外,他们都选择做几份兼职。比如工厂在订单淡季送外卖,餐馆服务员在白天开网约车,办公室白领在下班后转做up主等等。可见,灵活就业的方式也为胡军这样的“多面型”人才提供了副业创新、创造价值的新途径。

目前,越来越多人拥有多方面的知识和能力储备,可以同时满足不同企业的需求。众多勤劳的普通劳动者在拥有更多灵活自由的职业选择同时,也能增加收入、奔向更好生活。此外,一些人还凭借一技之长在新经济领域进行创新,创造出一系列有价值的作品、产品,为自己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就业市场会怎样发展

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灵活用工课题组等发布的《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(2022)》蓝皮书显示,2021年中国有61.14%的企业在使用灵活用工,比2020年增加5.46%,近30%的企业打算稳定或扩大灵活用工规模。

此外,随着新技术的发展,灵活就业的发展还将加速。那么,未来的就业市场会因为灵活就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?

目前,在对灵活就业概念理解上,还存在一些歧视和污名化的现象。有观点认为,灵活就业门槛过低、技能要求不高,年轻人投身其中是短视行为,不利于个人以及社会整体人力资本的积累。但事实上,灵活就业进入的门槛确实不高,但要留存的门槛却并不低,也需要一定的技能支撑。

在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中,目前,灵活就业可以形象地概括为三种类型,即‘心甘情愿型’、‘过渡型’和‘无可奈何型’。”

“心甘情愿型”是那种很早就对自己的人生有清晰规划的人,他们早就为灵活就业做好了准备,而占绝大多数的灵活就业人员属于后面两种类型,因此,要做好灵活就业与稳定就业的统筹与结合,政府要提供更多的服务与支撑。

实际上,在过去的一年里,国家和地方都在不断出台保护灵活就业者权益的文件和规定。2021年8月,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十四五”就业促进规划》指出,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和新就业形态发展,实施灵活就业人员和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支持保障计划。而今年开年,南京就对2022年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缴费基数、标准作出了新说明。

可见,未来灵活就业的政策会更加完善,这也会使整个就业市场变得更加规范。

此外,选择灵活就业不一定一直“灵活”下去,企业的晋升机制也要随之落实到位。在这点上,像美团和饿了么这样的外卖平台就已先行作出表率。

比如,美团率先为助力骑手职业发展,推出了一系列举措,诸如站长培养计划、骑手转岗计划、骑手线上学习平台和骑手发展激励奖等等。

在骑手培训方面,美团外卖推出聚合多个培训资源的骑手线上学习平台,提供丰富的培训内容,包括“新手入门”、“规则流程”、“安全专题”等岗位所需的上百节课程,以及创业开店、经营技巧、门店推广等帮骑手为下一份工作做好准备的八大类、110个领域的培训课程。

可见,平台在规范这些灵活就业人员时,也会让他们体会到清晰可见的职业发展规划。让他们在更高一层级的管理规划中,提供横向和纵向发展的机会。使其有选择地从灵活过渡到稳定。

2022年,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首次突破1000万人,就业形势仍然要面临不小压力。在这种形势下,帮助灵活就业者个体获得更稳定、有质量的生活,提高就业质量,将会成为每个公民的责任。

赞()

最新项目

    数据加载中,请稍后
  • 加载更多